理科P

vocaloid china P主一只。稍微会写一点代码的化竞狗。

化学岛天坑

lof主页好多dalao啊…

Eucis拟人相关世界观修改

左旋氨基酸:

之前发过一个但觉得还是改改x
写得比较快如果有表达不太对的地方欢迎捉虫xxx
一堆乱七八糟的地名设置嘛有地图x
【点击下方tag Eucis可以看到】


【科学史相关】
Nevrastir,遥远北部的神秘国度,人口众多(主要为科学史相关拟人,比如理论、学说、论著等等),据说靠着科技解决了居住用地问题(而且人家本来占地面积就不小)。政体未知,以“公民”相称。传言居民们现在都在努力寻找一位预言中的现在并不存在的王者——grand unified theories,GUTs(即大统一理论)。是九个区域中科技最发达的国度,其存在对于其他地区的认知还是一个谜。其居民喜爱四处游历,直接或间接地给予其他人们帮助。Nevrastir西北部有一状如蛇颈龙的岛屿,被称为“身后之地”,除去一座规模庞大的图书馆兼博物馆之外只有无边无际的草原——这是笼罩的Nevrastir阴影,被认为是所有居民可能的归宿。“他们”珍惜眼下有限的“生命”,因为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随时随地可能消失死去(被遗忘)或者被判流放到岛上(推翻理论等),当相连的另外一个世界所有人类公认他的错误并不在教育新一代时使用他们代表的理论作为正确结论时他们的生命会被剥夺。死去的他们不会留下尸体,在外人看来他们似乎是遥远的过去的睡前故事,只有图书馆中的诸多资料证明了他们的存在。
逝去的人们并不会成为耻辱柱,其中相当一部分的价值也得到了肯定,为Nevrastir后来者所铭记与感谢。据说Nevrastir有可以与另外一个世界相通的隧道。


【元素 第二周期】
Agde王国,在位君主为F,被认为统治铁//////血,税(tax在此世界观中可以理解成=电子)收很重(电负性大,诱导效应),虽然国王自己只取用了一小部分(1e-填满2p轨道,其他偏向,F成为负电中心)。统领下有十分有名的大将O和N(电负性)。著名外交交际花C为Agde国民。主要居民为第二周期元素与很多化合物,暂住居民有Nevrastir公民。


【元素 零族】
Eucis教会(the CHURCH),占用土地面积约为Agde的1/40(这个数字本来想用化合物数目比,但是那个太小了,觉得还是算了),与Agde直接接壤。拥有许多建设技术高超的教堂,在整个Eucis除了Nevrastir的地区都有组织。发自内心对Nevrastir公民十分尊敬。现任领导者He,和被誉为“缔造者”的H这一传奇人物差不多同一时代。其管辖下有主教Ne、Ar、Kr、Xe、Rn和Og(就是原来周期表上的118Uuo),分别负责管理一个地区。经常出访别国。除Og(对大多数人来说还比较神秘)之外,擅长治疗(可用于医疗,比如Xe等可以用于医疗诊断,连Rn也可以用于治疗癌症),会给予刚刚出生的易被氧化剂误伤的化合物庇护(保护气),高冷,会发光(放电管发光),难推倒(一般来说难以参与反应)。Eucis教会和六大王国之间关系微妙,理由是VIIA元素和其他居民要求收税(电子),而他们纷纷拒绝(?)。【然而在联合暴(和谐)力下除了He和Ne至今态度未明其他都交了【手动滑稽


【元素 第三周期】
Leton王国,与Agde接壤(周期表上相邻的两个周期),现在位君主Cl,相比之下比F要稍温和,做事高调(活泼),喜欢绿色服装(Chlorine来自希腊文khlros原意为绿色)。主要居民为第三周期元素与很多化合物,暂住居民有Nevrastir公民。


【元素 第四周期】
Doriande王国,在位君主Br,积极(应用多),处事高调。对brōmos(希腊文,恶臭)这个曾经的称呼很不满。喜欢戏弄别人(大家还记不记得粗心的李比希?)(smg)。
主要居民为第四周期元素与很多化合物,暂住居民有Nevrastir公民。


【元素 第五周期】
Vithidro王国,在位君主I,相对F和Cl来说是个温和派,怕天热(碘升华)。主要居民为第五周期元素与很多化合物,暂住居民有Nevrastir公民。


【元素 第六周期】
Dabrycy王国,在位君主Au(电负性2.4,同周期最大)。相比之下本来(按我的设定类推的话)应该是君主的At存在感不高(存在时间不长;天然存在的砹极少),性格多变(希腊文原意“不稳定/易改变的”),相比之下能力不如Au(电负性不如Au),现中隐于市。主要居民为第六周期元素,有著名的镧系家族。除此之外有很多化合物,暂住居民有Nevrastir公民。


【元素 第七周期】
Scarwood王国,在位君主不明,据说为Ts(tennessine),有绰号eka-砹。整个王国给人感觉神秘。居民身材高大,行踪难以捉摸(衰变)。Scarwood大部分地区空气中飘满难以描述的各种微粒。主要居民为第七周期元素与一些化合物,有著名的锕系家族。Nevrastir公民,不涉及第七周期的,不会选择在那里暂住。


【元素 H和D,T】
Brestypr,地域广大,但基本上可以认为是一块空地,住着传奇中大陆的“缔造者”H(宇宙中最多的元素,“原子的起源与演化”中的“氢燃烧”)。
与He关系很好,认识很早(“原子的起源与演化”,氢燃烧前有H和He冷凝成星团),He一年中不少时间用于和老朋友团聚。主要居民为H、D、T与少数化合物。暂住居民有Nevrastir公民。


【化合物】
Machy,无君/主,总/统/制。主要居民化合物,暂住居民有Nevrastir公民。
(这类拟人主要是我看到什么感兴趣的就画画,应该比较少,而且简单的无机化合物估计比较少。)


【其他】
图里那个U.C.,大概像是总会议地点之类的……具体以后再说x


【一堆补充:
一些拟人反映性质的问题:
1.化合物孩子的由来和人数?
元素们不是有性生殖的……化合物也全是巧合(???),缘分到了可能牵一下手就喜当爹,要是高冷过了头的话就算推倒也不一定有用【手动滑稽
大多数化合物选择四处游历(同时通过各种化学反应又会生成更多化合物……)。也有少数从事政务的。
(顺便,那边C、O、N三位,不要再拉着H前辈野餐了。)
化合物设定是每一种(注意结构不同就是两个人!!!)只有一人,一堆同分异构当然就是多胞胎的感觉……不过互相之间会有不一样的。最像双胞胎的是手性异构(除了旋光其他基本都一样……)


2.元素和单质怎么办?是怎么反映的?
是这样的,我的世界设定就没有单质这种东西的单独拟人了。同位素设定是有的(不是所有核素都会画,一般画稳定存在的丰度高的或者有代表性的比如12C,14C会画),区分他们的最好方法是称体重x


3.不是按族来区分而是用周期来区分,同族相似的性质如何反映?
按周期是因为同一周期电子层数相同而且具有递变性。而且这样的分组得到的分组数量上要少。(我选7不选16。)
同族的元素没有放在一起,但是还是有共性的……比如性格方面的设定还有喜好、身份都会相似的。
比如说ⅦA总是想收(dian)税(zi),零族抗(bu yi shi)税(dian zi),IA和IIA元素基本都是忠臣和良民(还原性,愿意履/行上///交电子责/任),氧化性强的一般设定为武/力/值/高等等。

曲师√
词作√
调教√
画师拖稿中

此人弧超长
一个月不上
上也只视奸
半年没声响

最后一瓶乙醚(下)

空气一下子凝固了,其他所有人的眼睛紧盯着王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看着一张写着“死”的纸条在自己手里,这种情绪是没有经历过的人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体会到的,正如久置乙醚的威力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一样。
“王爷,算了吧…今天就别去了…”猫耳用他哽咽的声音艰难地吐出几个字,他的胸口剧烈起伏着,就像上次面对着加了酸的亚铁氰化钾一样。
“那怎么能行?今天这提取必须得做,做提取就得要乙醚…”
“马鹿!要真炸了的话,那乙醚你敢用?!而且都是八二年的了,被氧化的可能性非常大!几乎可以说是必炸无疑!”猫耳那话语简直是吼出来的,剧烈颤抖的声音对耳朵是个折磨。
“疯了…我们准是疯了…居然在这里讨论开乙醚的问题…一个个他妈的是真不怕死啊?”猫耳在实验室里踱来踱去,吼出一句脏字。大概…是气愤到了极点…?这也似乎是他第一次在实验室失去理智…“谁他妈不怕死想去开,就去,老子绝对不拦!”
众人面面相觑,正在这时,王爷似乎回过神来了。纸条从他手中缓缓飘落,异常坚定而又短促的两个字从他嘴里吐出:
“我去!”
(未完没续)

最后一瓶乙醚(中)


“真的没有别的乙醚了吗?”
“没有了…那是唯一的一瓶…”
“自制的也没了吗…?”
“已经全部用完了…”
实验室里的空气凝固了,许久没有人发出声音。不知过了多久,猫耳沉重地说:“我们必须得找一个人,来开乙醚…”他看了看狗狗,“狗狗,你之前说开久置乙醚没事的,你来开吧。”
“呃…这个…我还是…”狗狗结结巴巴的,“我们还是…想想别的办法吧…”
“让学校再买一点来?”宝宝提议。
“不可能,提取今天就得做,等不及,要不然放弃做了这么久的产品?你愿意?”漫漫反驳。
“要不…就像以前说的那样,我们抽签来决定吧…”蛇精小心翼翼地说。
“也好…这是唯一的办法了…那我去准备纸条。”猫耳的声音颤抖着,转身去找纸和笔了。
人们面面相觑,没有谁敢打破这沉寂。
是啊,久置乙醚的威力,谁都是听说过的,乙醚和铱镊子的故事,不知被传了多少次,但那场景,依旧记忆如新。
不久,猫耳回来了,“这九张纸条,八张写着‘生’,一张写着‘死’,抽到‘死’的那个人要去开乙醚…”他说不下去了,低下头来…“来吧,每人拿一张,剩下那张是我的。”
每个人的手都颤抖着,都说搞化学的不怕死,他们也是凡人啊,怎么会不怕死?!更何况,这次面对的是一瓶八二年的乙醚,这是谁也不曾经手过的。
这时,猫耳的脑海里闪过千万幅画面,如同走马灯一样,回忆着以前的生活…还有各种各样的点点滴滴…他近乎无意识地打开了那张纸条,一个‘生’字似乎要跳出来一样,这简直就是死到临头的人的赦书,猫耳的腿一下软了,险些摔倒。他稍稍定下神来之后,看见一旁的王爷脸色惨白…
(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最后一瓶乙醚(上)


药品室里有一瓶乙醚。
那是最后的一瓶了,其它的已经被用完了。
棕黑色的玻璃瓶依旧光滑,但在药品室昏暗的光线下,内部深邃不堪。
残破的繁体字标签似乎告诉我们,它见证着这个药品室从建立一直到现在走过的风风雨雨。
它见证着一批批药品来了又走,它们之中当然也有不少的乙醚,不过每次取用的时候,没有人敢碰它一下。
「据说是八二年的“陈酿”呢。」
一直以来,人们对标有“醚”的药品柜敬而远之,如非必要,绝不靠近。就算一定需要一瓶乙醚,也会屏气凝神,慢慢地伸手拿出一瓶崭新的塑料瓶装乙醚。再缓缓地关上柜门,拔腿就跑。
但是今天,做提取…
必须需要一瓶乙醚。


旭日一轮刚探出头

青草从那暗处萌动

光明重新来到地球

植物开始光合作用


万物都从深深沉睡中苏醒

婉转鸟儿敞歌喉温柔和鸣

走兽慵懒阳光下走走停停

呼唤和声依稀此起彼应


蜘蛛在阴暗角落偷偷潜伏着

在不被注意地方暗中注视着

黑色眼睛将万物变化窥探着

窥探着愚蠢生物手舞足蹈着


将名为自尊的痛感碾碎

将名为智慧的伎俩摧毁

利剑之目除尽世间污秽

如簧之舌驳倒无用累赘


秃鹫在云层下盘旋舞蹈

恶目如刃时而刺向云霄

尖利嗓音正对青天嗥叫

深褐翅羽挡住白日光芒


将名为屈服的憎恶聚拢

将名为深爱的愚蠢利用

展翅翱翔遍历民间疾苦

刺耳噪音申诉个人喜怒


青草绿树仍旧继续吸收着阳光

维系自身生活之余还放出了氧

蜘蛛与秃鹫依靠着植物以存活

整天看似忙碌为世界惩治肮脏


万物都在一片迷茫中肃静

悲伤鸟儿敞歌喉呜咽哀鸣

走兽恐惧乌云下走走停停

尖厉鸣叫依稀此起彼应


青蛙在肮脏沼泽无限聒噪着

总大声呼唤试图引人注意着

黑色眼睛将一切行为关注着

不合我意则上前手舞足蹈着


将名为高尚的下劣发挥

将名为真理的刚愎高磊

锐利之目览尽世间污秽

震聋之舌纠正一切是非


树懒在高枝上悬挂游荡

斗转星移仍是不变模样

饥饿时树叶便为我所长

生存至死毕生终也无恙


将名为沉静的懒惰自诩

将名为大智的冷漠封闭

终其一生未留微小足迹

自我隔绝以将舆论免疫


只有青草仍旧继续寻找着阳光

维系自身生活再难顾及那彼方

万物在绝望中苟延残喘

其名曰“早”不应是这副模样


朝阳依旧悬挂在天空中

厚厚乌云却再难以穿透

世间被笼罩在一片阴暗

万物间信任再难回头


普降的雪霜一如心冰冷

罩笼着世界夺取我余温

目睹着这一切狼豺横行

不禁怀念过去风调雨顺


青草在阳光下茁壮成长

冰雪也无法将势头阻挡

微小的个体释放出力量

赐予这世界无尽的歆享


将名为进取的光明播撒

将名为尊重的清风吹拂

将自诩圣人的黑暗照耀

将毫无缘由的愤怒根除


意想外飘来的希望

未来又重新燃起光

绽放最微小的力量

群起攻之即可无恙


阳光将重临于大地照耀

冰雪将被光明拥抱消融

蜘蛛将撤下那无谓的网

秃鹫将疲于在天空翱翔


春日的早晨已落下帷幕

目之所及不再令人厌恶

光风霁月的创造者们啊

愿将我的最后予你倾慕

曾经当做作文写的一首诗